6/03/2012

Fate/Zero - 22

典型的大戰前夕,本話則是推出了不少回顧、成長啊之類的情節,而用意等等其實都算是挺明顯的——先讓觀眾作一點熱身,讓觀眾回憶起本作內所有人物目前的成長,以便最後在收結之際能利用本作的關係,既是對觀眾的一種重新提醒,亦算是綜合和收結吧。為著此,其實本話犧牲了不少可以多加斟酌發揮的細節和小設定,改而以不怎麼樣明顯的畫面發揮出;某些場面,例如說Saber、切嗣和太太三者之間的關係是始終如一,基本上沒什麼好發揮的,但一些有趣的細節——例如說韋伯在本話最詳細的起伏和內容、心態描寫等等,其實過度得有點問題,這些下面會繼續講及。
談起韋伯,大概會看劇、會理會劇情前文後理的任何觀眾,應該都不難看出/理解到,本話最大的用意是讓韋伯的線路收結,但對於筆者來說,其實整條韋伯線的內容——尤其是在這個收結來說,顯得有點生硬。起初劇本沒解釋韋伯在家中被拆穿催眠,其實在原著內有加以就韋伯當時的反應做推測和描寫,藉此才承接到下半段韋伯的成長,對人生的體會,展示出兩老的胸懷等等,過度上其實很自然而流暢。如今動畫剪掉了前半段,後半段的描寫被精簡化,成了韋伯被單方面的說教,自然對結果是有點打折扣。
另一個問題是,其實本話的韋伯段內容的前後過度不太清晰。固然,在本作的群像劇環境之下,筆者不能過於強求相關角色在同一話有著極為連接(或者是有所連接)的劇情,而本話的前後兩段情節並不明確、「最後一場戰爭」這點和本話在上半段的說教等等其實沒太大關係,變相讓筆者看不懂韋伯做這個決定的原因。不過,這並不是代表這段情節做得不出色——實際上,這段作為韋伯線成長的最後一個伏筆和伏線,在原著內已經寫得相當出色,畢竟本作的情感鋪墊和成長等等是漸進式成長,儘管一時三刻牽引不來,但勝在有前後對比加持(例如說,當筆者看見韋伯一段,頓時對比起韋伯在當初的語氣和聊天的口吻)——雖則這點小細節的問題不大,但基於本作一直都是高水準演出,自然會讓筆者有所吹毛求疵。
同樣地,韋伯線——以及是幾乎所有線,目前也剩下幾個頗為需要解答的問題需要處理。本話解答了當中的部分問題,但也有一點場面是筆者不太能看懂的。前者韋伯線最重要考慮的,或許是韋伯在經歷一切之後,爭取聖杯的原因會變成怎麼樣,以及是最終的下場和成長的總結;綺禮在本話已經解答了這個問題,雖則是有點牽強,但他扮演惡役倒是顯得很陪襯——實際上,以虛淵的劇本而評價,一般理想越是壯闊和不切實際的人,一般就會被裱得越慘痛——最起碼,在本作而言是的。可以預期的是,綺禮會扮演這個消滅夢想,在某些時候批判切嗣的角色。雁夜方倒是沒什麼好說的內容,最精彩的部分已經在上一話上演了,接下來雁夜就剩下同樣是悲慘的結局。最後切嗣就如剛才提及,等候被批判和上演大戰,沒什麼好補充的。
英靈組方面,只要大家有留意預告,不難期待Rider和Archer 二人有什麼下場。Saber 一線也被金閃閃提示過會和Caster 有關係,這邊不詳細講。最後不得不提的是愛因茲貝倫的貴婦太太——後半段的演出其實已經總結了太太支持切嗣的部分原因——除了是因為理想啊,愛情啊、溫柔體貼之類之類的,當中一個一直被本作忽視的原因,是因為伊莉雅。但當然,至今筆者依舊搞不清楚愛麗絲菲爾在最後狂笑、瘋狂、墮入聖杯的一段演出,到底有什麼直接的關係。略略查了一下資料,發覺這和本話的標題——此世全部的惡——有點微妙的關係,只是筆者認為這段演出始終還是不那麼需要,剪掉了也不影響整話,相反存在了反倒是讓筆者狐疑「這是什麼事情」之類的一段吧。
綜合來說,其實本話大致上已經暗示了本作的結局如何,同時亦是對本作的伏筆作一個收結和對觀眾的提醒,帶出目前的角色成長、內涵和現在的近況等等。大部分的暗示和內容等等還算明確,儘管片段與片段之間來得有點混亂,但是可以接受的問題(亦是本作必然會出現的一個小問題),除此之外,基本上筆者也無其他可以挑剔,就先請各位買定花生,等候下一話大戰了。w

2 則留言:

  1. >>至今筆者依舊搞不清楚愛麗絲菲爾在最後狂笑、瘋狂
    若果再查仔細一點的話,其實便可以知道那個並不是愛麗絲菲爾,這點就關乎到聖杯這個設定,和最終話有著某部份有密切的關係,雖不能說是很重要,但沒了她被染黑這幕的話,最終話肯定會更莫名其妙
    不過最終話也會解話,這點不用擔心,當是伏筆好了

    韋伯線做得較差的緣故我認為是韋伯很多內心獨白都被裁走了,而且韋伯使用令咒時的語氣還是較平淡,沒了那份決獨的感覺,算是本話欠了點分數的原因

    說點題外話,Rider本集死不去的原因,好像是ufotable打算在他生日時(6月10日)送一份大便當作為禮物(逃)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啊...說錯了,6月10日是死的那天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