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2013

惡の華 總評

縱觀整季,惡之華是本季、甚至是全年最電波的電波作。雖然本作的故事表面看起來很正常,就一男和二女的戀愛故事,然而細心拆解本作的話,就會發現本作根本和戀愛扯不上太大關係,而只是一個凡人舉棋不定,不知道要選哪個女生的故事,但內裡卻還有許多很奇怪、甚至說得上是玄幻的主題。除此之外,惡之華的作畫、音樂、聲優等等元素,全部都是奇怪,稱得上是反潮流、甚至乎破格都不為過,算是本年——甚至乎近來這幾年的奇作。
雖然筆者說本作是奇作,但筆者始終對本作一切「奇怪」、銷量爆死的根源——也就是真人攝影轉化成動畫——大有保留。單純從作畫質量出發,本作的靜畫(也就是指風景畫、街道、景物等等死物)固然出色,甚至可以說是異常的精細,部分的畫面、鏡頭等等更是稱得上有詩意/浪漫(例如上面的這幕在花叢中走路的畫面),不過人物作畫卻沒上陰影,結果人物崩壞,接近沒有輪廓,讓本作失色不少。實際上,若然本作可以保留所有街景,在作畫上加回陰影,本作最起碼不會趕走所有觀眾。
而且,未知是否因為真人拍攝的鏡頭所限、還是因為本作為了節省描圖成本和時間,本作常有奇怪的分鏡,以代替直接用近鏡描寫人物活動——例如說,對比起近期的動畫,習慣將鏡頭放在角色旁邊/正前方,以表達出角色在走路,本作有許多時候都以間接、又或者是遠鏡取代直接表達動作,讓動作看起來不怎麼樣明顯——例如說本作常有許多定鏡的長鏡頭,讓角色從近到遠走過,而不是讓鏡頭和角色一起移動;又或者是上面這個相當奇怪的鏡頭:一般動畫會選擇在人物旁邊拍攝人物走進班房,本作卻成了在走廊盡頭。而要說最佳例子,最讓筆者深刻的就是仲村和春日作惡之後回家的五分鐘:雖然筆者想要明白劇本要表達的角色情緒,但畫面卻相當沉悶,而且筆者也質疑本作到底有沒有需要做那麼長的獨白、做那麼長的走路,才可以表達出角色的情緒吧。對比起筆者漸漸會習慣的人物,這種不適合動畫的分鏡方法/拍攝手法,才是最讓筆者納悶,難耐的地方。
配樂方面,其實筆者很少特別留意配樂,不過本作的配樂倒是相當特別。上面提及到本作的畫面長期靜止,長鏡頭/靜止畫太多,但讓筆者從中找到救贖的,是本作的配樂;一如前文提及過,本作的配樂是典型的持續音音樂,而本作的持續音音樂在編曲結構上其實不怎麼樣特別:鋼琴配搭上持續音背景,效果、編曲、手法等等和同類的氛圍音樂差不多,也算是能襯托氣氛,類似的例子是上面這條筆者引用到悶、來自同類音樂團體Stars of the Lids 的曲子。然而,會用上持續音音樂配樂的動畫作品實在不多——筆者更可以說筆者這幾年寫動畫/評論動畫,幾乎沒聽過有任何一部作品會這樣多用持續音音樂,因為要找到對的氣氛/環境來用這樣的音樂,其實是極難的一件事。觀眾大可能會認為這樣的音樂/這麼簡單的編曲是配樂偷懶,但筆者只覺得:既然配樂也無太大問題,能用得精準,這也不失為一件好事吧。
除了上面提及過的配樂,另一點筆者想講的是OP。事實上,毫無疑問的是,本作的其中一首OP是全季寫詞寫得最好的OP。編曲本身有馬戲團式的開場,像是看戲一樣——而且這段詞刻意排在所有曲子之後才出現,也是刻意用作來總結三名角色的想法。

  熟悉的陰霾籠罩天空
  不毛的日常從天而降

   閉塞的人生裡只剩生鏽的妄想
   堆砌起救贖和破壞時

   認定獨自走在鋼絲索上
   什麼也沒有 不是這裡 不確定
   閉塞耳目口鼻
   總會有

  鋼鐵上綻放著罪惡的花
  惡之華綻放之時
  飄零的花瓣是幻想
  就像是海市蜃樓
  「不好意思先自告辭」

上面寫到的歌詞引用自本作的OP4,用兩個主要的意象串成:鐵、以及是花。

歌詞裡面提及過的「獨自走在鋼索絲上」,和陳黎的《走索者》一樣,將鋼索比喻成人生,而人就是在鋼索上走著、拿著筆桿書寫的「走索者」。然而,歌詞先將走索者寫成是,表達出走索的危險,再者將這個走索的行為寫成是「認定」自己走在索上,更似乎想要表達出主角(也就是春日)雖然不在鋼索,但卻自己選擇上了鋼索,表達的正好是春日的心態。他自以為自己做什麼都沒有選擇,自以為自己是被社會「逼」進死胡同,但實際上,卻是自己選擇了要成為一個獨立的人。

但,收結段將這個鋼索的比喻轉了好幾次;「鋼鐵上綻放著罪惡的花」的鋼鐵,是呼應上面的鋼索;萬年鏽鐵竟然能開花,本來是好不美好的一件事,但當「惡之華綻放之時/飄零的花瓣是幻想/就像是海市蜃樓」,亦正好說明了一切的花開花落都不過是假象。惡之花花開,鋼索卻依然難走,筆者猜測這組意象呼應的,其實就是一期的收結:奈奈子的OP也寫過「不好意思先自告辭」,這番話寫的,其實就是奈奈子和春男道別,也就是春日、仲村和奈奈子三人攤牌的一幕。
對於筆者來講,這幕三人攤牌,給了筆者閱讀本作最重要的指引。上面提及過春日一直以來是自己逼自己,而劇本最怪的地方,莫過於仲村和奈奈子二人,依著奇怪的理由,向春日投懷送抱。奈奈子之所以喜歡春日,幾乎是無條件的愛:既不介意春日作惡多端,寬恕春日偷掉了自己的運動服,同時亦願意出走尋找春日,為了一個據稱是「懂得許多我不懂得的東西」、「看似很厲害」、「我很仰慕」的人,所以就無條件的愛上春日;仲村之所以會將春日標籤成「最噁心的大變態」,在劇中也多次丟難春日,其原因莫過於仲村看過春日偷走了奈奈子的運動服。但就算是春日行踪敗露、得到了奈奈子的寬恕,沒人介意過事情發生,仲村依然沒離開春日,甚至稱呼他為「可以一起去找另一邊(也就是未知)的人」,同樣是接近無條件的追隨春日。
按照以上推測,讓春日這個死爛人有資格左右兩段關係,也讓春日失去兩端關係,重新挽回另一段關係的,莫過於春日本身的勇氣和決斷,也讓春日這個角色脫離他當初的「高登毒燃」形象,成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當日春日之所以願意偷體操服、願意向奈奈子告白,全部都是因為他在霎那間有勇氣。但隨著奈奈子漸漸演變成一個絕對的善(最起碼,對於春日而言是絕對的善)、仲村又成了絕對的惡,凡是血肉之軀,都不會懂得在這兩個極端之間選擇。說起這種絕對的善和絕對的惡,難道沒人覺得仲村更像是魔鬼,而奈奈子更像是天使——而春日正好是卡在中間,自以為自己閱讀的《惡之華》就是「惡」的人類嗎?筆者不肯定能否用宗教角度切入本作,但這種帶有宗教色彩的解讀,卻是筆者想到最準確的形容,因為事實上全劇性格最複雜的就是春日——而在春日面前,奈奈子和仲村兩人性格只是傾向某一方,活像是上面提及過這兩個形象的化身,只是筆者沒辦法用任何劇內的元素,將這個解讀/想法推進至其他角落而已。
最後總結全文。《惡之華》是一部怪的作品,然而筆者也不等於說《惡之華》是一部差的作品。實際上,本作幾乎什麼都怪:劇本怪、演出怪、拍攝手法怪、配樂怪,就連OP和ED都特別怪,然而筆者也敢講,若然惡之華能改善作畫和大部分分鏡問題,改改結局,讓劇情改得稍微緊湊和豐富一點,保留本作那些甚有詩意的畫面(例如上圖),惡之華就已經是一部有歷史價值的神作;畢竟本作劇本完全不差,按照正常發揮,也絕對不會淪落到今日三位數字BD Sales、打進黑歷史之列,而看著這種不爛、但刻意做爛的作品沒落,讓筆者覺得很可惜,甚至乎認為製作組很笨。最後本作評價B-,雖然筆者不想再看見崩作畫,但筆者倒是很期待下季——大前提是,如果製作組會兌現承諾,製作二期……

2 則留言:

  1. 妳好 我在搜尋惡之華的心得時看到你打了這篇
    文章真的是說得非常的好 對於這部動畫我是非常的喜歡
    ,一個不合邏輯的故事劇情常常被人拿來撻伐 其實對於這種
    作畫我也非常喜歡 如果真的像一般的動畫下去畫的話 那
    對於劇情裡那心裡頭的情感有辦法像這種手法詮釋嗎? 畢竟
    這部動畫的本質就不是一般所謂的市場取向 所以我還是會支持的
    在這裡問一下我可以轉載你的文章嗎? 也謝謝妳讓我找到文筆這麼好的心得
    謝謝囉!!

    回覆刪除
  2. 。。。。。。 原作作畫也不是這種風格,但更確實更準確的傳遞作者的意思。

    原作唯一令人不明白奈奈子喜歡春日,其實的不難明白。

    春日和仲村其原型是作者與其老婆 (的改版)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