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015

憑物語 總評

所以是應該要從什麼地方開始這篇奇妙的評論文章——也許該說這是開始的終結,就如一貫長氣而且複雜的物語系列一樣,情節本身是從一個奇妙的混沌開始聊起,毫無原因的、沒有邏輯、沒有道理、沒有幼女、沒有白髮蘿莉、沒有白髮貓貓、沒有羽川翼的2015年跨年開始聊起的《憑物語》,不知道憑什麼而成為了這邊在2015年寫的第一篇文章。想了很久不知道應該想什麼和寫什麼,結果還是從分享到底憑物語最好看的場面是什麼——其實那就是最後出現了只有三十秒或者是三秒或者是三分鐘或者是三小時,但當人定格之後就會發現其實那只是講談社和西尾維新在最後買廣告而刻意將白髮貓貓萌化成短髮的白髮貓貓,順帶一提白髮貓貓是我的白髮蘿莉來到了2015年的人氣只會有增無減白髮蘿莉教派萬歲大家都應該要知道白髮蘿莉是多好的,話說他們竟然將PAD的街機版本放進了動畫裡面!如果說這種為了「三分鐘」的場面而算是看一整部合共兩個鐘頭左右的動畫算是某種形式上的觀眾欺詐,那其實本年度也有許多足以稱作為是「觀眾欺詐」的東西,例如說看到最後的動畫才發現原來竟然是爛尾收場,又或者是慶祝完吃完一頓快樂的自助餐之後出門竟然將所有東西嘔吐出來然後什麼快樂也好愉悅也好也得不到,又或者是看完一整部年度大作級的作品結果最後才發現原來是一部純粹的茶番,甚至乎說猶如本作一樣,看到最後才一口氣自己推倒自己說其實拉急急急急急急君不是吸血鬼,而是人。也許是你看到這裡還是看不出到底《憑物語》和這部有什麼關係,會讓一個今日依然在病發在看動畫的時候睡了差不多四五個鐘頭的寫手在今日無緣無故寫出這樣一篇無什麼邏輯,只是純粹一個寫作的動作。
無論如何,《憑物語》是一個很簡單的故事。其核心價值可以總結成一句說話:「只有被觀察到的怪異才是怪異」;一如只有被觀察到的白髮蘿莉控才是白髮蘿莉控,只有被觀察到吃白髮蘿莉的人才是犯罪者,只有Altia是白髮蘿莉的持有人,只有白髮蘿莉才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真理,只有被觀察到的貓才不會是如薛定谔一樣是一隻從來不存在的巨觀之貓,只有被觀察到是怪異、以怪異的行動行走的怪異才是怪異的一種。故此假如阿良良木一輩子不照鏡或者是一輩子也不以吸血鬼的行動來行動,阿良良木就只是一個純粹會在動畫裡耍紳士、明明已經有女朋友但還是那麼喜歡吃妹妹、幼女和喜歡玩弄死屍一樣的餘折的變態,是一個早就應該要被打死一萬次的中二病,是一個很快會因為背負的事情太多而死去的紳士——而因為阿良良垃圾君在神社沒有以吸血鬼的行動來行動,沒有用上自己的力量來打死在對面等死的正弦,並沒有如阿良良啦啦啦啊啦啦垃圾君一樣認為自己已經突破了人類的界線,所以側弦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正弦稱呼阿良良垃圾君是一個正常人。相反,反而本身是類似可愛的白髮蘿莉一樣那麼可愛無邪而且有點毒舌甚至乎很好吃的人偶斧乃木余接則展現了自己作為「怪異」的身份,在最後用自己的大絕打死了正弦而救出了兩個可愛的、經常會在本子見到的、經常可以拿來吃的、經常都是沒穿衣服的、甚至乎可以當成是H動畫一樣拿來prprhshs身體前傾然後掏出褲子下的某種怪物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怕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怕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怕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然而本身將狀態這回事說成是在「觀察」的時候釐定的並不符合本身貓箱的詮釋;對於在貓箱之外不知道貓貓已經變成大家都會吃的白髮蘿莉的人渣忍野喵喵身上,因為他能如正弦所講處於局外觀察局內的所有事情,因此而可以視作為是客觀的角色,也大概只有喵喵才可以解決喵喵所帶來的問題;然而本身將「觀察」定義成定義一個人的存在本來就不是一種合理的解決手法。正如你觀察不到白髮蘿莉的存在,但依然會肯定這個世界上有白髮蘿莉(只是都被我藏起來了!);同樣地,就算你無法觀察空氣的存在,空氣依然客觀上存在,只是有人觀察過後再告訴你空氣是存在的,變相說其實不需要我自己正面觀察才可以證明一件事情的存在……但假如這樣的觀察也算是觀察的一種呢?這樣的側面觀察(例如照鏡)本來也是一種存在的手法的話,這樣又可以說是存在嗎?
除此之外,另一個「憑物語」所討論的問題是因為都條例法之後所帶來的眾多超絕的殺必死場面到底是不是一種人為的結果。因為都條例法所以他們決定了要多點兒服務觀眾以致到上面早已耗盡一切精力的筆者打算在這裡在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ry而另一個展開的因素是到底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什麼原因——是的,有什麼原因。正如在這裡寫這篇文不是一個偶然的結果,吃白髮蘿莉或者沒有白髮蘿莉吃或者有白髮蘿莉天降或者可以親吻白髮蘿莉或者有白髮蘿莉的封面或者有白髮蘿莉的圖都不是某種「偶然」,而是必然,就如正弦所講,每件事情背後必有一個原因,而這個「原因」是來自其他人的影響;斧乃木打死正弦看起來並非是必然的結果,但考慮到余弦本身對斧乃木所作出的指示和最後余弦的感想,這似乎是一種必然的結果。同樣地,余弦去「拯救」阿良^N木的結果也並非偶然,而是來自於臥煙的呼叫。然而正弦在這件事上的原因呢?既然阿良良木不是吸血鬼,正弦出手的原因又是什麼、來自誰人?劇本最後反而避而不談,草草解決問題,讓觀眾可以更加專注在很好吃的幼女和很好吃的幼女身上,說起來如果本作真的為好吃的幼女們出Figure筆者會考慮買回來擺設儘管筆者其實想來不喜歡買Figure因為在家中放Figure其實很耗位置,尤其是當我本來要走步路或是專心寫篇文已經夠曬困難,還買Figure的話只會讓我每日每時每分每秒都計劃掏出自己的怪獸然後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怕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就總而言之其實劇本一直以來都在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正弦真可憐那麼快就領便當——說起來,其實既然沒人能觀察到正弦的存在,正弦真的存在嗎?
總結來講,《憑物語》就和這篇文章一樣,帶著三分的惡意、四分的廢話、三分的內容和九十分的白髮蘿莉與啪啪啪啪而寫成。如果你看到這裡還不知道到底小筆在寫什麼——我懷疑其實他們也是這樣寫出《憑物語》的分鏡和劇本,因為整部作品就好似是新房和西尾在夜晚吸毒過多而寫出來的結果。情況就如筆者近日一樣,因為病病地所以寫東西也沒什麼邏輯,只是兩隻手在鍵盤上跑來跑去打字的結果而沒有修稿。這樣胡混的物語和演出手法就是憑物語給筆者的最大感想或者是評價,難以一概而論說你喜歡不喜歡,而更像是口味或者是風格的問題,因為劇本的情節的確蠻為穩定,就只是假如他們打算認真抽出所有的情節然後用最少時間演完,其實大概三十分鐘左右的場面就可以做完了,何必要浪費我寶貴的光陰來看那麼多優秀的殺必死和意味不明的作畫場面嗎?其實我也不明為什麼有人會這樣自虐,要啪啪啪或者是看肉番的話看肉番就好了,例如說某鐵路部少女或者是某魔法戰爭,說起來為什麼會有人浪費光陰看完一個多鐘頭的東西還努力嘗試解讀這篇文章的內容——例如說讀完這篇文看到這裡的你?我也不知道,也許我們都是M,但白髮蘿莉是我的。

1 則留言:

  1. ..........整篇真的只看到蘿莉蘿莉蘿莉~~~<3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