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2015

SHIROBAKO 總評

在現今動畫界,鮮有作品會以「動畫製作」或者是創作業作為主題,而且確切地描述這個業界所經歷的辛酸和奮鬥史。從來許多寫職業、寫就職的作品,都只是搭單略提職業困難,像是《狗與剪刀必有用》寫作家,但卻幾乎沒什麼片段,寫作家辛勞工作、奮鬥而獲得成就,畢竟作品以天才做起點。《玉子市場》的背景設定是糕餅店女孩的生活,實際動畫卻變成了一群少年少女的青春生活。
過往能將背景的職業設定發揮、寫道一群上班族的職場生活的作品,可謂寥寥可數。其中一部是《花開物語》,同樣是PA Works 出品,寫的是一群在溫泉旅館裡工作的經驗。另一部是《銀之匙》,寫的是農業背景,描寫人們務農得來的喜與樂。不計算沒看過的《爆漫》、或者是脫離職場但依然追夢的《乒乓》,最後一部是三部作品裡做得最出色的,則是《白箱》。雖然《白箱》有大量美化現實,甚至乎與現實不符的情節,但《白箱》是一部很成功的勵志動畫。《白箱》是一群剛畢業的中學生/大學生/高職生追求夢想的故事。
一如上面提及到,與所有描寫現實職場生活的作品一樣,《白箱》離不開對現實的美化,是一部洋溢著理想主義的作品。《白箱》講的是辦公室政治、寫人際關係,卻將職位最低微,在辦公室內可以隨時被取替,甚至乎沒有任何製作動畫的技術的「製作進行」(也就是打雜工),提升到可以與辦公室其他部門相提並論的層次,而這樣的辦公室關係本來已經不正常。除此之外,《白箱》寫的是製作動畫,然而《白箱》描寫製作動畫的角度,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傾向於「怎麼樣製作一部好動畫」,而幾乎徹底無視商業層面,完全不考慮怎麼樣製作動畫才會賺錢、或者是無視所有動畫的商業層面。諸如說原著公司要求動畫走某個路線,修改動畫劇情,一般是基於投資者的商業考慮,而這是動畫業界的家常便飯。然而作品卻要硬作一個「原作者不滿意」的理由,將商業理由用藝術理由替換。又或者是,當回絕要內定聲優之際,製作組搬出理由,解釋聲優不內定,才是對作品最佳的做法。這正正顯示出作品企圖將動畫描寫成一部接近純粹的、離地的藝術作品,但求製作組滿意、但求成品滿意,卻不考慮成本,不考慮資金來源,不考慮資助。縱使他們刻意忽略這些元素的原因並不難理解,但是這也凸顯出作品並不是在描述「動畫業界」或者是「職場」的實況。作品想要描寫的是一個幻想一樣的世界——一個製作動畫不需要考慮錢的世界。一個製作進行可以隨意僭越,讓宮森去找庵野做插畫的瘋狂世界。一個處處機會,每個人身邊都總是有一大堆貴人、奇遇,或者是遇上好團隊,可以因為熱誠而工作,或者是有問題只要努力就可以解決、大家從來不會被解僱的神奇世界。
然而白箱又是否只有對現實的美化,又是否真的只是PA Works版本的「新聞聯播」?倒也未必。與其說白箱描寫的是現實世界的動畫,倒不如說《白箱》寫的是PA works對整個動畫世界的觀點、希望和夢想,而且透過製作一部帶這樣的觀點的作品,去貫徹這些理想化的設想。像是作品提及到對聲優內定化深感厭惡,所以本作的五名主役聲優全部都是寂寂無名的新人。作品提及到要用背景表達出角色的心態,藉由美術元素來凸顯出角色的想法和氛圍,也因此作品除了有宮森的那兩隻毛公仔對話之外、還有一些場面用上這種技巧,例如早前野龜與木下誠一談判的二十三話、或者是板木靜香面試聲優之際的雨天天氣。作品提及到動畫製作者之所以入行,少不免都是因為初衷想要製作動畫,想要圓夢而一路熬過來,而這幾乎是所有創作者的寫照——這甚至乎是PA works講述對動畫製作的觀感的一部動畫,諸如說3D與2D、對業界的妄想、對改編作品的期待、甚至乎作為一個創作者的自覺。將《白箱》看成是PA Works 對動畫業界的期待和期盼,大概會比將《白箱》看成是實況,更有建設性。
而就算本作是一部美化現實的動畫,角色的遭遇大多太過幸運,作品最努力解決、也是最成功的地方,大概是營造了一群讓人覺得有實感的角色,以致到觀眾會希望角色們變得幸運,希望坂木靜香某日可以找到聲優工作,甚至乎希望甜甜圈五人部能一起製作《七福陣》。這是因為,隨著話數推移,觀眾漸漸能看見角色的成長和努力、還有當中所犧牲的東西。諸如平岡是個典型的悲劇角色,最終還是在收結回融入武藏野的製作環境,從當初遇人不淑而改過來,或者是坂木靜香努力過後萬事休矣,最後開花結果,夾雜少量運氣而成為動畫聲優。角色們為前途努力的軌跡在動畫中隨處可見,而他們確實的努力會令觀眾希望某日武藏野等人都能開花結果,實現夢想。這種渲染角色的手法大概就是白箱做得最成功的地方,也是白箱最成功的地方。
《白箱》並不是一部確切地描寫動畫製作的動畫。相反,《白箱》是一部夾雜了真實與謊言,將現實與虛幻混為一談的作品,並且實現了《白箱》等角色之中的夢想,讓一群想要追夢的人能夠追夢。大概追夢的不僅是《白箱》的上山高中動畫同好會五人眾;《白箱》這個詞所象徵的是動畫成品播出之前的影片,而去到這個階段,能讓一部作品停留在成品、卻不播放,本身就已經暗示了這是一部關於夢想、關於製作動畫或者是職業的夢想。能有什麼比這更感人、更熱血的橋段嗎?

A

2 則留言:

  1. 我倒覺得SHIROBAKO原則上是一部寫實的作品,她只是將很多殘酷面、黑暗面用戲謔及勵志的方式包裝或來讓達到收視效果而已;只要觀察細微些或對類似情況身有感觸者就很容易意會出來(畢竟這還是一部要給青年、青少年看的作品)。

    說起來這也是PA的作品常用的手法,他們家的作品有時候看著看著會覺得、假如自己是早十多年還是中學生的時候來看,那一定不會有現在看覺得好看。因為那個時候的自己對現實面不會有這麼深刻的體認。

    回覆刪除